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金融委支持永续债银行补充资本 中行股东大会已批准400亿

时间:2018-12-27 09:02:1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内非金融企业在2013年发行了第一只永续债,迄今存续规模已接近1.4万亿元,但在清偿顺序、发行期限、减记触发及其他法律理清障碍。

  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这意味着以永续债为突破口,启动了新一轮的银行资本补充。”央行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表示,意义方面,这意味着以永续债为突破口,启动了新一轮的银行资本补充,这对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提振我国的资本市场都有重要意义。

  目前,国内银行业还没有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的先例,也没有针对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的监管细则或发行指引。

  永续债的正式名称是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四大行或成为首批发行永续债。马骏表示,永续债(Perpetual Bond)是一种无固定期限或到期日为机构清算日、具有一定损失吸收能力、且可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的债券。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全球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AT1)工具的总规模接近1200亿美元,其中超过80%为永续债。

  12月26日下午,中国银行表示,2018年6月末,该行大会批准了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正在持续研究有关发行方案。

  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压力

  从监管来看,永续债实际上不是一个独立的债券品种,而是由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定向工具、金融债等衍生而来的一项直接融资创新产品,具有无固定期限、利息可递延支付、优化企业报表结构等优点,因此,永续债的发型受到不同监管机构监管。

  今年以来,银行面临巨大的补充资本压力,特别是,相对于资本充足率,补充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更大。尤其是今年股市大幅下行,大部分银行仍处于破净状态,上市银行多倾向于原股东定增、发行优先股等补充一级资本。

  从上市银行来看,相对于资本充足率,补充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更大。

  近期,一系列新的监管规定陆续出台,对系统性重要银行提出新的资本需求。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金融委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或与系统重要性银行新规后,大型银行被要求更高的资本与杠杆率要求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有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的最低TLAC要求是:2019年起,最低TLAC要求不得低于集团加权风险资产的16%,2022年起不得低于18%。最低TLAC要求不包含巴塞尔协议Ⅲ中缓冲资本要求(逆周期资本、储备资本和对G-SIBs的附加资本)。

  根据申万宏源银行组的统计,TLAC要求在2025年1月1日起,工行、建行、农行、中行的最低TLAC要求占风险加权资产比重分别为20%、19.5%、19.5%、20%。尽管距离四大行达标TLAC还剩6年的时间。不过,截至三季度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总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81%、16.23%、14.99%和14.16%,较距离监管目标尚有相当距离。

  申万宏源金融业马鲲鹏认为,四大行面临TLAC监管压力,除了发行合格TLAC工具外,增速不能太慢。即使按照5%的业绩增速,每年发TLAC工具规模1000亿元左右,规模其实已经比较大,银行需要在业绩增速和资本充足之间取得平衡。

  根据银行公布的三季报,截至2018年9月末,28家A股上市银行中,华夏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垫底,分别为11.82%、9.0%、8.01%。其次为民生银行,三项监管指标分别为11.89%、9.01%、8.77%。平安银行的三项监管指标分别为11.71%、9.41%、8.53%。

  今年3月、10月,农业银行、华夏银行分别1000亿元、300亿元定增方案。8月、10月、11月,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宁波银行分别公告1000亿元、1000亿元、100亿元优先股方案。仅4月、10月,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公告600亿元、400亿元二级资本债方案。

  永续债的四大难题

  国内非金融企业在2013年发行了第一只永续债,迄今存续规模已接近1.4万亿元,但在清偿顺序、发行期限、减记触发及其他法律理清障碍。

  今年3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提出,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总结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的实践经验,推动修改有关法律法规,研究完善配套规则,为商业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

  上述“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是永续债。

  永续债,仍需要明确多项监管问题。对于风险资本占用,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当前,投资银行次级债是按照100%计提风险资本,永续债可能比次级债会低一些。另一银行业内人士表示,银行永续债最大的投资方可能是银行表外资金或保险资金,不太可能银行自营资金互相买,凭空消耗银行资本金。实际上,银行二级资本债,很多也是理财资金购买。

  从清偿顺序上,从境外银行经验看,永续债和优先股是平级,都排在二级资本债之后。

  马鲲鹏认为,巴塞尔III出台后海外银行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更为标准,条款更有借鉴意义,其均具备可延迟或取消派息、可减记或可转股等典型特征。2010年前汇丰和德意志银行发行的不合格工具因存在“可转换为优先股”“不可转股或减记”“计入负债而非权益”等条款,过渡期后将不再被确认为其他一级资本。

  此外,新世纪评级认为,永续债如果和可转债、优先股类似设置转股条件,会涉及上市还是非上市银行发行,以及转股后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市场之间转托管的问题。